成都美艺学习网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文章阅读 > 爱情文章 > >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  爱人啊,你到底是什么样子么?

  潘玉良原叫张玉良,很小就父母双亡成了孤儿,被送到舅舅家抚养。14岁被舅舅卖进了妓院做雏妓,也就是在这个妓院她遇到了潘赞化。

  潘赞化当时是芜湖海关监督,相传他们结识是在一次宴席上,那时张玉良在酒席之上唱宋朝名妓严蕊的《卜算子》:“不是爱风尘,似被前缘误。”

  之后张玉良她被潘赞化从妓院里赎出并娶为小妾,为表感激之情,婚后张玉良改名潘玉良。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婚后不久潘赞化和潘玉良去了上海,潘玉良开始了她的艺术之路。

婚后不久潘赞化和潘玉良去了上海,潘玉良开始了她的艺术之路。

  潘赞化在陈独秀等人的劝说下,1918年让潘玉良进入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接受专业艺术教育,师从朱屺瞻、王济远学习油画,后来远去法国。

  潘玉良在法国恪守了三条:不谈恋爱,不入法国籍,不和画廊签约。

  她要忠于对潘赞化的感情,也忠于自己做为一个艺术家的独立性,虽然潘玉良在潘赞化逝去之后与王守义成为生活伴侣,不过一直没有正式结婚,她的心里也一直没有忘记潘赞化,她去世后人们在她的遗物中发现有两件东西,一个是嵌有她与潘赞化的照片鸡心首饰,另一个是当年她出国时潘赞化送给她的一块怀表。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  也许是上天自有安排,若不是遇到了潘赞化,她也不会触及爱情和艺术,爱情使她全身心投入到艺术创作中,将她浓浓的情感和独立坚强的思想都融入到了她的绘画世界中。

  爱情和她的艺术一样真实。

  还有什么艺术作品是表达爱情的?

  有露骨的调情。

  以粉红、粉绿、粉蓝为主色调,勾起人内心对爱情的萌动。

  画面如梦似真,衣着精致。一切都表现出贵族那种体验过青春的华美可贵,艺术家希望借图画想抓住稍纵即逝的美好的渴望。

尽情享受爱情。

尽情享受爱情。

  有一种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感觉。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  粉色调调的浪漫幻想。

  安托万·华托Jean-Antoine Watteau描绘上流社会室外活动——人群都是穿戴奢华、姿势优雅,在湖光山色之间出双入对,弥漫着暧昧的气氛。

  接下来的风格就不同之前的小清新可爱风格了。

  除非死别,绝不生离?

  死神男子就是艺术家Schiele的自画像,而女人则是他的情人Wally Neuzil,当时Schiele爱上了另一个女孩Edith Harms并想娶她为妻,从而他对Neuzil的眷恋充满了歉意,这幅画不仅表现了恋人最终会被死亡分隔,也是Schiele自己对情人的告别。

  他的其他作品,也同样与他个人内心状态和感情生活息息相关,大胆的用色、打破二维空间的构图、人体的扭曲和分解都传达了极其强烈的情感,爱的激烈和痛苦尽在其中。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  俄国艺术家马克·夏加尔每年都会在妻子的生日为她画一幅肖像,他一生都对他的妻子贝拉怀着无限的热爱,在画布上热情洋溢地赞美着这个美丽的女人。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  他曾动情地描述贝拉:“她的沉默,她的眼睛,一切都是我的,她了解过去的我,现在的我,甚至未来的我”。

  塞尚所作的夫人肖像,每一张肖像都如此刻板严肃,她在未婚的情况下为塞尚生下了儿子保罗,他们在一起17年后才终于举行婚礼。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艺术家眼中的爱情进化论

  有人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感情,也有人说奥尔丹斯很可能是一位独立沉着的女人,她为塞尚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去进行创作,这些作品在他晚年时成为了经典和不朽之作。

 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?

  爱情或许是红色的!红色是火热、是激情,是堕入爱河的颜色。

  当两人陷入热恋之中后,必然是你浓我浓,如火般热烈,希望融化在对方的心中。但爱情必然不可能永远是纯粹的红色,因为爱情的火焰终会收敛。

  我希望的爱情是我想要陪你走很远很远,

  无论是阴雨还是晴天,或是每个晚安后的失眠,

  无论是夏天还是冬眠,还是在你的五万三千的梦里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更多关于“爱情文章”的文章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你肩膀上有蜻蜓吗

你肩膀上有蜻蜓吗

在一个详和而美丽的小镇上,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,她们常常都会相依在山顶望日出,相偎在海边送夕阳,每...